我们需要在行动过程中去看待知识

2022/11/30 12:51:31   字体:

   张康之撰文《风险社会:科学与价值关系的重新思考》指出,在风险社会的高度复杂性和高度不确定性条件下,并不存在着天然有效的先验知识,任何在行动之先而被认为理所当然地具有有效性的知识,都有可能对行动形成误导,成为行动的束缚或包袱。知识是存在于实践之中的,反映了实践中的实际,也必须切合和满足实践的需要。认识论的知识来源于实践又作用于实践的判断导致了认识与实践相分离的观念,即将知识制作成了脱离实践而存在的实体或系统,有了相对于实践的先验性。这样做促进了现代教育体系的生成,并显现出了这是切实可行的教育模式。但是,单纯囿于知识传承和训练的教育却是与实践相脱离的,致使一代又一代人在接受了教育而后走向实践的时候,总希望把实践纳入到他们既有的知识框架中去,依据他们所掌握的知识而对实践的实际进行剪裁。在某种意义上,将新的现实强行地纳入既有的知识体系中,是风险社会生成的原因之一。所以,我们必须废除认识论的所谓知识来源于实践又作用于和应用于实践的格言,我们需要在行动过程中去看待知识。行动中的知识接受效用的检验,而这种效用在风险社会中则是为了人的共生共在的效用,人的共生共在就是基础性的和最高的价值。在行动中,科学与价值的联系,既是客观的,也是构造的,无论是以知识还是观念的形式出现,都接受行动的效用检验。或者说,行动使得科学与价值统一了起来,而且它们与行动也是合一的。“知行合一”中的“知”不仅是科学的知识,也是价值的知识,还是关于科学与价值共同的观念,它们在行动之中,也是行动的灵魂。 


 摘自《浙江社会科学》2022年第9期

© 2022 《学术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皖ICP备202001601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