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并提升自然是培根解释学的重大贡献

2022/6/2 21:30:49   字体:

  黄小洲撰文《培根的解释学思想论纲》指出,尽管培根本人并没有使用“解释学”这个“名”,但是这并不能否定培根有相应的解释学思想之“实”。伽达默尔认为解释学是一门关于宣告、口译、阐明、解释和理解的艺术,而且首先代表一种具有高度技巧的实践。如果我们以这个定义来透视培根的思想,那么其中的解释学意蕴就能清晰地显露出来。西方古代最重要的圣经解释学传统在培根那里并没有随着科学启蒙而被遗弃。尽管培根并没有像伽达默尔那样专门就“理解如何可能”这个问题来探究一门普遍的哲学解释学,但是培根为西方现代解释学的诞生营造了一种科学精神并准备了锐利的方法论武器。培根在西方解释学史上实现了从基督教正统神学解释学向自然解释学的重大转变,其贡献是不容忽视的。他所创制的经验归纳法为自然科学知识的发现提供了一套普遍有效的方法论工具,它在哲学中产生的巨大方法论效应,为后来施莱尔马赫和狄尔泰创立现代解释学树立了榜样,但同样也给他们造成了强大的压力。尽管培根的自然解释学最为显著,但是它始终要受到人文主义解释学的节制。同时他也不忘对传统的神学解释学加以创新发展。所有这些都表明,培根蕴藏着丰富的解释学思想,值得我们进一步探究。


摘自《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2年第2期

© 2022 《学术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皖ICP备2020016010号-1